杂感之三

ICITY.3        12月 10, 2020

01
世上水有两种,一种加以肝胆,为酒。一种融以情味,成茶。

02
朋友圈告诉我们,人生时时需要装点。抬头鲜花美酒,低头柴米油盐,圈里圈外,一个是不得不过欲罢不能的现行尘世,一个是水中望月欲求不得的平行世界,此我非彼我,此身为谁予?认真的说,人人都难逃有轻微精神分裂之嫌。

03
浮生,实在是一个很沉重的词,远不是它看起来那么的清淡而有诗情。浮,是首言浮于表面,次而言浮于内心。热热闹闹的盛世,众生忙碌,大家知或不知,其实都是在浮着“生”,内心都躁动着,浮于日常的表面,浮于时间的表面,日常零碎如一层时光之垢,渐渐包裹住本来自然纯净的心,于是时间不动,人流逝了:人,才是时间永恒流逝的表面。
其实宇宙洪荒天地混沌,也许本无时间概念,有了人,才有了相对的时间吧。在这时间的假象里,人浅浅得生活,赶着生活,再无从思考生的意义。慢慢慢慢,本来对于人一生为何而活的本意的一点追问,也渐渐渐渐相忘于江湖了,不着痕迹。

04
雪涨前溪水,啼声已绕滩。
梅衰未减态,春嫩不禁寒。
迹去梦一觉,年来事百般。
闻君亦多感,何处倚阑干。
看到杜牧这首,猛然体味到晚唐和盛唐诗歌的诗风,果然迥然不同。一个时代的兴衰对文化的烙印是避不可免、且深入骨髓的。盛唐的豪迈气质,即使悲峻如杜甫,飘逸如李白,无论沉郁激扬还是浪漫不羁,都天生一种豪气,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。晚唐以降,就慢慢少了这样一种文化上的豁然和纵观天下的心胸了。

05
杂感之三-山房雜事杂感之三-山房雜事
杂感之三-山房雜事
对于旧书的情愫,好像是与生俱来。个中难以道明。也许是因为从小为父亲留下的那几箱旧书所染?冥冥之中,不由感慨。
如今书房里的书近七八成都是旧书。
人是喜欢怀旧的动物,情歌总还是老的好。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