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风

盛唐精神的烙印

雪涨前溪水,啼声已绕滩。
梅衰未减态,春嫩不禁寒。
迹去梦一觉,年来事百般。
闻君亦多感,何处倚阑干。

看到杜牧这首,猛然体味到晚唐和盛唐诗歌的诗风,果然迥然不同。一个时代的兴衰对文化的烙印是避不可免、且深入骨髓的。盛唐的豪迈气质,即使悲峻如杜甫,飘逸如李白,无论沉郁激扬还是浪漫不羁,都天生一种豪气,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。晚唐以降,就慢慢少了这样一种文化上的豁然和纵观天下的心胸了。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