旧乡

无处可安的旧日乡思

故乡安在?如今处处都已是新时代的农村了。
那些整齐划一的一栋栋高楼,每一条道路都笔直、每一处房屋都高耸,如一张电脑里的图纸,把对乡土的眷念切割成一块块立体的混凝土装置,将儿时头顶的那方天空分割成一块块零碎的现代派。
相比新的种种,我还是一个念旧的人。
我时时记起那个有深巷犬吠,阡陌相通,炊烟缭绕的旧旧的故乡:她有荷锄带犬而归的农夫,有阔如大海般深邃的天空,夜晚星子如白帆点点。有数不尽的花草、有叫不上来名字的树木、有蜿蜒的河流和缓归的农人。她不太整洁,她七扭八歪,但她是从自然里生长出来的一朵花,带着一种朴素的野性,带着一种不容刻意的从容,带着一种挥之不去的温暖。
人需要成长的代价,可能时代也一样罢。
入夜,夜色清凉,剪影如墨,唯庭下月白如水,地上景物皆能历历在目,如一幅黑白分明、线条简朴的版画。
此时众人皆已酣睡,唯吾一人奢享此夜之华美。独立空庭,四下悄然,恍惚间似回旧日尔。

一路向北

途中遇到一场急雨,这场雨让不少车子中途搁浅。

前后十辆车出了事故

感觉到家除了吃,还是吃…

一只很聪明的小狗,总爱跟着老妈的脚跟。

小时候出汗最多,但总想离开的地方

野塘里的野鸭、野鸡众多,充满野趣。

如今的孩子,反而对农村处处都很好奇

故乡食,是一颗种子,被时间深深埋进了身体里。

回程堵车,9点出发,中途实在熬不过在阳澄湖服务区小眯了一会,一直到凌晨4点方到上海。隔天一早清空后备箱,洗车。国庆告一段落。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